诉讼专门知识网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欢迎来到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
 联系方式

公司名称: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

公司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羊坊店路光耀东方广场N座9层929

全国统一热线:4000251505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 是意外死亡还是外伤致死?

是意外死亡还是外伤致死?

发布时间:2014年07月21日  点击量:821次

北京云智科鉴中心

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

 

云智科鉴中心[2014]医字第23号

 

   一、基本情况

    委 托 人:山东曹州律师事务所

委托事项:被审查人陈某某的死亡原因和死亡性质

受理日期:2014年6月13日

送审材料:

1、某市公安局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

2、某市公安局刑科所关于陈某某死亡案法医学鉴定补充意见;

3、证人证言;

4、尸体检验照片。

    审查日期:2014年6月13日-6月26日

被审查人:陈某某,男,42岁

    二、案情摘要

据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记载:“2013年10月10日20时许,被告人陈某某、陈某某在本村村民陈某某家院内外,因浇地问题与本村村民陈某某发生争吵和厮打。被告人陈某某、陈某某共同对陈某某实施殴打,双方被拉开后,陈某某回到家中倒在洗澡间内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陈某某生前外伤所致蛛网膜下腔出血的损伤程度属轻伤,符合钝器致伤特征并排除摔跌、疾病、饮酒等因素所致;陈某某蛛网膜下腔出血导致胃内容物返流引起误吸,造成呼吸道阻塞而窒息死亡”。鉴定意见送达后,被告人与被害人亲属均提出重新鉴定申请,县公安局于2014年1月2日作出《不准予重新鉴定决定书》。县人民检察院于2014年2月24日向县公安局作出《补充侦查决定书》,县公安局于2014年3月13日回复了《补充侦查报告》。县人民检察院于2014年4月22日向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被告人亲属坚持认为陈某某的死因鉴定存在问题,通过山东省曹州律师事务所委托我中心就上述事项进行法医学书证审查,根据诉讼需要,再委托我中心法医专家作为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参与诉讼。

三、送审材料摘要

1、某市公安局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

案情摘要:

2013年10月11日8时许,陈某某妻子朱某某报警称:2013年10月10日19时许,陈某某与陈某某夫妇因浇地引发矛盾,发生厮打,后被拉开,陈某某步行回家。约30分钟后,陈某某被家人发现倒在自家洗澡间内,不省人事,很快死亡,要求查明死因。2013年10月12日,县公安局法医技术人员会同某市公安局法医技术人员一起,在某市公安局尸体解剖室对死者尸体进行了解剖检验,2013年11月12日,对死者尸体再次进行复检。

尸体检验:

尸表检验:死者中年男性,发育正常,营养良好。尸长163 cm,黑发杂有少量白发,短发型,顶发长6 cm。尸斑浓重,呈暗紫红色,位于尸体背侧未受压部位,指压不褪色。尸僵于各大关节存在。

头颅大小、形态正常,头皮未检见明显外伤异常。双眼睑结膜出血点,角膜中度浑浊,瞳孔双侧等大圆,直径0.5 cm。口鼻腔和双侧外耳道内无异物和异常分泌物。人中部有0.7×0.3 cm2表皮剥脫。上口唇正中偏左有0. 5×0.3 cm2粘膜剥脱,下口唇有0.4×0.4cm2 粘膜剥脱。颈部皮肤无明显损伤。胸廓对称,无畸形,右胸部第3、4肋间有0.7×0.5cm2 表皮剥脱。腹部平坦。左前臂上端前侧有1.2×0.3 cm2 表皮剥脱。左手背第4掌骨处有0.5×0.2 cm2表皮剥脫。十指(趾)指甲紫绀。双下肢及会阴部、其他部位无异常损伤。

解剖检验:冠状切开头皮,左颞顶部局部头皮下出血。左额枕部局部头皮下出血。左侧颞肌后侧局灶性出血。颅骨无骨折。锯开颅骨,硬脑膜外无出血,硬脑膜下散在局灶性呈蓝色:剪开硬脑膜,硬脑膜下无出血,脑组织充血水肿明显,双侧顶叶、颞叶、枕叶和小脑散在局灶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取出脑,切开双侧侧脑室,脑组织内无出血,脑室内无出血。颅底无骨折。

颈胸腹部“Y”形联合切口,逐层切开皮肤、皮下,颈部软组织和深浅层肌肉无出血,舌骨和甲状软骨无骨折。打开气管,见气管内粘膜充血,气管下段有食物残渣样物,近气管分叉处完全堵塞,胸部肌肉无出血,胸骨、肋骨无骨折。剖开胸腔,见双侧肺水肿气肿征,肺叶间散在浆膜下出血斑点。双侧胸腔无积血积液。打开心包,见心包腔内少量浆液,心脏大小形态正常,心浆膜下见散在出血点。打开腹腔,腹腔网膜及肠腔脏器位置正常,无出血、粘连。腹腔无积血。  胃壁无出血,胃粘膜无脱落,胃内容物量400ml,成分含豆腐皮、藕片等成型食物。腹腔脏器无损伤异常。

提取全脑、右肺组织和心脏备组织病理学检验:提取部分胃组织及内容物、肝左叶约100g和心血15ml备毒物检验。

2013年11月12日,对死者尸体再次进行复检。

检见:左颞顶部有6×5cm²头皮下出血。左侧颞肌后侧有4×4cm²出血,右上臂上段外侧有0.8×0.5cm²皮下软组织出血;内侧1×1cm²、1×0.5cm²皮下软组织出血;上段后侧有1.8×1cm²皮下软组织出血;左上臂中段后侧有6×1cm²皮下软组织出血;中段后内侧有1.8×1.5cm²皮下软组织出血及肌肉组织内出血;前外侧有1.3×1cm²、1×1cm²皮下软组织出血。

理化检验、病理检验和专家级会诊意见:

1、.某市公安局物证检验报告摘抄:在送检的死者陈某某心血中检出乙醇成分,含量为10.3mg/100ml;在死者陈某某部分肝脏、部分胃组织及胃内容物中未检出常见有机磷农药、安眠镇静类药物、毒鼠强成分。

2、某市公安局尸检病理报告书:①双侧颞叶、枕叶及顶叶蛛网膜下腔出血(以双颞叶、枕叶为著);②冠状动脉前降支轻度粥样硬化。

专家组会诊意见:

(1)、根据外伤史及头皮损伤情况及尸检时所见蛛网膜下腔出血显著部位未见脑血管病变,故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诊断成立。

(2)、根据实用神经外科学及法医学有关颅脑损伤章节,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导致呕吐有理论根据,系蛛网膜下腔出血刺激脑膜所致。

(3)、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处于饮酒状态。

分析说明:

根据对死者陈某某尸体检验,结合组织病理学检验、毒物化验和专家会诊意见,参考案情,综合分析如下:

(1)、根据尸检所见,结合某市公安局物证检验报告:在死者肝脏、胃组织及胃内容物中未检出常见有机磷农药、安眠镇静类药物、毒鼠强成份。心血中检出乙醇成份,含量为10.3mg/100ml。据此可排除常见毒物及酒精中毒死亡。

(2)、死者球睑结合膜下出血点,十指(趾)指甲紫绀,尸斑浓重。双侧肺水肿气肿征,肺叶间散在浆膜下出血斑点;心浆膜下见散在出血点。心血不凝,呈暗红色流动状。气管下段有食物残渣样物,近气管分叉处食物残渣完全堵塞。据此分析符合胃内容物反流吸入气管窒息死亡。

(3)、根据尸体检验和病理组织学检验,死者左颞部头皮下出血及颞肌出血,蛛网膜下腔出血,顶叶、双颞叶和枕叶为著,并有散在小凝血块,脑组织明显充血水肿。死者生前蛛网膜下腔出血的损伤程度,参照《人体轻伤鉴定标准(试行)》第八条第二款之规定,应属轻伤范畴。

(4)、根据病理组织学检验和理化检验结果,足以判定死者生前患有轻度心脏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最后一餐饮有一定量的酒精。

鉴定意见:陈某某外伤后胃内容物返流致呼吸道阻塞窒息而死亡。死者陈某某生前外伤所致蛛网膜下腔出血的损伤程度属轻伤。

2、某市公安局刑科所关于陈某某死亡案法医学鉴定的补充意见:

(1)、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记载及尸检照片所见:死者陈某某发长6㎝,发浓(见照片),左颞顶部、左颞枕部局部头皮下出血6×5cm²,左侧颞肌后侧局灶性出血4×4cm²。头部上述损伤即为明显外伤,系钝性暴力所致,同时暴力作用头皮时,是在浓发衬垫的情况下造成,说明暴力作用较大,其暴力足以造成蛛网膜下腔出血。同侧耳部无擦伤,肩部无擦伤,据其损伤部位和形态特征,符合钝器致伤特征,摔跌难以形成。

(2)、尸检发现:死者陈某某生前饮酒(心血中乙醇含量10.3mg/100ml)、轻度冠状动脉粥样硬化,从医学理论分析不能引起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

(3)、蛛网膜下腔出血(原理)机制是:软脑膜或蛛网膜下腔内的血管破裂,分为外伤性和疾病性两种。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系外力作用于头部、下颌、颈部、项部及挥鞭样损伤均可引起。尸检所见死者生前头面部外伤之伤情,足以造成蛛网膜下腔内的血管破裂的程度,血管内的血液即进入蛛网膜下腔,出血量随时间迁延而增多。疾病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原因为颅内脑病,经尸体检验、脑组织病理学检验,无脑组织病变发现,可以排除疾病性蛛网膜下腔出血。

(4)、蛛网膜下腔出血临床表现为伤后出现剧烈的头痛、恶心、呕吐、颈项痛,严重者可出现昏迷、颈项强直等。临床症状的轻重与出血量直接相关。死者陈某某蛛网膜下腔出血刺激脑膜引起呕吐,使喉头神经保护性反射降低,导致胃内容物返流,引起误吸,使食物进入气管造成呼吸道阻塞而窒息。

3、证人证言:

(1)、朱某某的证言

2013年10月11日:2013年10月10日晚上8点左右,我和陈某某从地里浇完地回家,浇地的时候陈某某给陈某某打电话让陈某某到他家去吃饭,我骑电车先回家,陈某某走着去陈某某家,我大儿子陈某某也在陈某某家吃饭。我在家刚开始吃饭的时候,陈某某到了我家问:“五的呢?”我说:“没在家,在二静(陈某某)家呢!”,陈某某然后就走了。我把小儿子陈某某安排好就去了陈某某家,到了陈某某家门口时,见陈某某和他媳妇陈某某一起抱着陈某某的头打,我上去拉架,被陈某某的媳妇一把掌打在了我头上,把我头上戴的“拢的(拢头发用)”打掉了,陈某某和陈某某等人都在一边拉架,前后打了有10分钟左右,等人拉开了,由于天黑,谁把陈某某劝走的我不清楚,……我们两个人先回了家,陈某某说去买烟去,我想着他刚才受委屈了,就让他去了,我去陈某某家去喊我儿子陈某某,怕我儿子陈某某喝多了去找陈某某,到了陈某某家和他家里的人说了一会话,然后我就给陈某某打了一个电话问:“五的,你在家里不?”我丈夫陈某某说:“在家里呢!”然后我又停了有20多分钟,我就和我儿陈某某一起回了家,我在前面,我儿子陈某某在后面跟着,我走到了洗澡间(门朝东)门口时见陈某某躺在了洗澡间的水泥地上,头朝北,稍微有点弯曲,脸朝上,鼻子和嘴里有泡沫,沐浴头还垂下来喷着水,水都淌到了大门外面的地上,一摸身体都凉了。

(2)、陈某某的证言:

2013年11月22日:

问:陈某某当天晚上和陈某某家发生矛盾后是否到你门市上买东西?

答:陈某某来我这买了两包烟。

问:当时的时间是几点?

答:当天晚上9点20分。

问:你家门市和陈某某家的距离?

答:大约200米。

四、分析论证:

根据某市公安局尸体检验所见:“气管下段有食物残渣样物,近气管分叉处食物残渣完全堵塞”,据此分析被审查人陈某某系胃内容物返流吸入气管致急性窒息死亡当无疑义。需要考虑的问题是,陈某某是否存在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陈某某究竟是被故意伤害致死,还是意外死亡?应当具体分析。

“蛛网膜下腔出血是软脑膜或蛛网膜下腔内的血管破裂出血。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常与脑挫裂伤或硬脑膜下血肿同时存在,仅为脑损伤的一个伴随表现。外力作用于头部、下颌、颈部、项部及挥鞭样损伤均可引起蛛网膜下腔出血。临床表现:为伤后出现剧烈的头痛、恶心、呕吐、颈项痛,严重者可出现昏迷、颈强直等”(秦启生主编《临床法医学》人民卫生出版社2005年5月第3版第48页)。

“损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的原因主要来自脑挫伤时皮质静脉和软脑膜血管的破裂。损伤性与非损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的鉴别要点:其中外伤情况、脑皮质浅层挫伤以及病变血管的确诊是关键。值得一提的是酒精对损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的影响。实践中常可遇到酒后轻微的头部损伤引起蛛网膜下腔出血,而脑血管本身又无明显病变的情况。据研究,酒精具有直接扩张血管、间接增加血管内血液充盈度(如增加心搏出量和搏出次数)和抑制凝血机制等作用,所以酒后脑血管被视为一种非正常的临界状态,一旦有即使很轻微的外力作用也易发生破裂出血。因此法医在分析鉴定此类情况时,应充分考虑酒精影响出血的作用”(陈忆九、王慧君主编《法医病理司法鉴定实务》法律出版社2009年9月第l版第180-181页)。

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是脑损伤的一个伴随表现,如果有蛛网膜下腔出血,还应当有脑挫伤的病理学表现;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还应当表现出明显的头痛、恶心、呕吐、乃至昏迷等临床症状。本例从尸表检查上,“头皮未检见明显外伤异常” ,解剖见所谓“左颞顶部局部头皮下出血,左额枕部局部头皮下出血,左侧颞肌后侧局灶性出血”与照片标注的部位不同,照片标注的是“额顶部头皮下无出血、颅骨无骨折”,“左颞枕部头皮下出血”、“左颞肌后侧局灶性出血”,照片既无右侧相应部位的对照,也未进行组织学检查,不宜认定是头皮下出血;从脑组织大体照片上,不能看出存在蛛网膜下腔出血;仅有的一张脑组织病理切片,制作质量较差,既没有脑挫伤表现,也没有脑血管破裂、出血的表现。从临床体征上,被审查人陈某某在事情发生后,活动自如,回家后买香烟来回行走400米;发现死亡前20多分钟,还与家人正常通电话,没有任何蛛网膜下腔出血病人必然要出现的临床症状。因此,我们认为,被审查人陈某某的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不存在。

根据被审查人陈某某有饮酒饱餐的事发经过,现场在洗澡间等基本事实,本案符合被审查人陈某某在准备洗澡时,水的刺激致消化道呃逆发生,胃内容物突然返流吸入气管致急性窒息死亡,属于意外事件。

五、审查意见:

被审查人陈某某的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不存在;陈某某符合胃内容物突然返流吸入气管致急性窒息死亡,属于意外事件。

 

 

                    审查论证人: 胡志强

                                

                                庄洪胜

   

                       二〇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