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讼专门知识网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欢迎来到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
 联系方式

公司名称: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

公司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羊坊店路光耀东方广场N座9层929

全国统一热线:4000251505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 陈满回家了,我们为之高兴!

陈满回家了,我们为之高兴!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01日  点击量:638次

北京云智科鉴中心

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

 

云智科鉴中心[2015]医字第6号

 

   一、基本情况

    委 托 人:山东成思律师事务所

委托事项:被审查人钟作宽的损伤形成机制;本案的现场勘查和物证处理是否符合规范。

受理日期:2015年2月8日

送审材料:

1、海口市公安局法医检验报告;

2、火灾原因认定书(振)公消监[1992]字第004号;

3、现场勘查笔录;

4、舒安弟的证言(1993年1月9日);

5、海口市公安局“情况说明”;

6、海口市人民检察院[1993]第36号起诉书;

7、尸体检验、现场勘查照片。

    审查日期:2015年2月8日-2月28日

被审查人:钟作宽,男,46岁,四川人,于1992年12月25日死亡。

    二、案情摘要

据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1994]琼刑终字第81号刑事裁定书记载:“1992年12月25日晚7时许,被告人陈满在海口市振东区上坡下村109号被害人钟作宽家中,乘钟不备,拿起一把菜刀,朝钟的头部、颈部、躯干部等处连砍数刀,致钟当即死亡。接着焚尸灭迹。经法医鉴定,被害人钟作宽身有多处锐器伤,颈动脉被割断,造成失血性休克死亡”。一、二审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陈满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被告人陈满及其亲属坚持认为是被冤枉的,20年来申诉不止。2015年2月10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以[2015]第1号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认为:“原审判决、裁定认定陈满故意杀人、放火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抗诉。陈满及其亲属就钟作宽的死亡过程、致伤物认定等技术问题存在异议,通过山东成思律师事务所委托我中心就上述事项进行法医学书证审查。根据案件审理需要,再聘请我中心法医专家作为有专门知识的人参与诉讼。

三、送审材料摘要

1、海口市公安局法医检验报告(1993年1月10日):

检验时间:1992年12月25日

简要案情:1992年12月25日晚9:00许接海口市振东区刑警队报案,在振东区上坡下村109号火灾现场发现尸体,赶到现场后即对尸体进行了检验。

尸体检验:死者呈俯卧位,上半身盖一床棉被,上穿兰底红条羊毛衫,白衬衣,左手戴男表一块,指针停于8:10。下穿灰色外裤深蓝色内裤,系扣式牛皮带,脚穿褐色袜,尸体身旁有蓝色拖鞋一只。死者裤中搜出绵竹工商局陈满的工作证及其他物品。死者衣裤大部烧毁,左侧程度较重。尸体颈部自左侧中份至右侧后份在舌骨与甲状软骨之间水平有一横行切割创口,长度约2 5厘米,边缘锐利,不整齐,深至颈椎前缘,气管、左侧颈总静脉和右侧颈总动脉被割断。颈部正中此创口下方1厘米,有一十字形切割创,长9厘米,宽4厘米;深至浅筋膜。头部左眉外上方有一2厘米长的表皮切割创。其上方散在十多处直径0.5厘米表皮挫裂创。头顶枕部有3处平行砍创,长度分别为3.5厘米、2.5厘米、1.5厘米,深主(至)帽状腱膜。左耳下方可见多处平行的表皮切割创。双手拇指指掌关节根部可见长约3厘米的切割创,右手拇指、食指指肚均可见长1厘米的表皮割伤。左侧大腿后份可见5×5厘米大小的表皮挫裂创,双侧下肢严重烧伤,以右侧为重。打开腹腔,胃内容物约500毫米(升),呈糊状。

分析说明:死者全身存在多处锐器伤,尤其颈部颈总动脉割断造成的失血性休克可致死,是绝对致命伤。双手虎口有切割创口说明死者有抵抗行为。

结论:钟作宽系由于颈部损伤,大血管被割断造成失血性休克而死亡。

2、火灾原因认定书(振)公消监[1992]字第004号:

1992年12月25日19时58分,海口市文明东路上坡下村109号发生火灾,经我局派员协同有关人员到现场勘查,认定这起火灾是有意使用液化石油气纵火引起的。

火灾现场为二房一厅套间,起火部位在靠近伙房房间的门板处,起火点在门板距地面高70厘米处,从下往上蔓延,从现场的情况看,壹瓶15KG的液化气被搬离伙房,放在靠近伙房房间的门口处,拧去减压阀,开启角阀,从现场被烧的门板进行分析,在门板距地面70厘米起从下向上燃烧痕迹清晰木材碳化呈有规律的鱼鳞片状,裂纹深且宽,为高温明火所致。而且,现场还有一台靠近门口的电冰箱被烧毁,一具尸体的下半身朝门口处被烧焦,两脚收缩弯曲,现场没有其他引起火灾的痕迹。

鉴于上述情况,我们认定这起火灾的起火点在门板距地面高70厘米处,是有意使用液化石油气纵火引起的。

3、现场勘查笔录:

1992年12月25日20时30分许,海口市公安局接振东公安分局区刑警队称:位于该辖区的上坡下村109号发生火灾,消防队员在灭火过程中发现一具尸体,要求派员勘查现场。

接报后,侦技人员于当日20时50分赶到现场,勘查在灯光条件下进行。

客厅地面因火灾和灭火布满黑色烟尘和血水。在楼梯口前、厨房门前地面发现两块5×5厘米的凝血块,在厨房门口外侧有一浸水的黑色男西装,在楼梯口南侧地面,由北往南分别发现带血白衬衣一件、近视眼镜一付、火柴盒及散落的火柴若干。在无绳电话机主机两侧近身部位发现擦拭状血痕,在子机上部右侧发现少量血痕;低柜北侧东墙墙面距地1.2米高度有喷溅血迹,在书桌抽屉面上有喷溅血迹。

厨房东北角放有碗柜,在东墙中部前地面放置一15KG石油气罐,在西墙靠墙建有水池、切菜台和双眼燃气灶。在燃气灶北灶眼上发现四块被撕碎的当日海南日报第一版报纸,其上有擦拭性血迹;在切菜台上放有砧板,砧板上有一木把菜刀,刀上盖有铝盒,在菜刀上未发现任何血迹。

卫生间在门外表面离轴侧距地面1.6米高度有一血指印(残缺),卫生间水龙头呈开启状。卫生间门外侧地面发现带血白色卫生纸。

中心现场在东卧室,尸体俯卧于床北侧的地面,头东脚西,两腿呈弓形上弯,其身上盖有被火烧过的棉被。移动尸体后,在其身下地面发现营业执照复印件一张。

尸体为男性,上身穿白色衬衣,外穿兰色羊毛衫,下身穿浅灰色长裤,脚上无鞋,左手腕上戴手表。其被烧伤部位集中在右面部、臀部及右脚外侧部。在其右裤口袋内搜出“陈满”工作证一份及若干名片。尸体颈部正面被锐器切割深达气管。

勘查于次日凌晨结束,并于此后进行了四次复勘。现场提物证有:客厅内的带血白衬衣一件,黑色男西装一件,眼镜一付,火柴盒及火柴若干,打碎的“小角楼”、“二锅头”酒瓶,无绳电话机主机和子机各一件,带血白色卫生纸一块,带血的海南日报碎片四片,石油液化气罐一瓶,保险柜一个,床头柜一个,钥匙串三串,螺丝刀三把,折叠小刀一把,带把尖刀一把,菜刀三把。现场提取血痕10处,拍现场照片一套,制作现场草图三份,制作勘查笔录一份。

4、舒安弟的证言(1993年1月9日):

问:上坡下村109房是何时清理的,你是全都在场吗?还有哪些人?

答:我都在场,另外我公司的王勇也都在场,另外我们在7日叫了3个民工(姓名不详),8日又叫了三个民工(姓名不详),7日那天还有一个叫黄华山的,住109三楼也在场。

问:你把7日清理109号房的情况讲一下?

答:当时我和王勇,黄华山以及叫来的三个民工在下午三点钟左右,清理的现场。当时也有公安人员在场,开始时,就看到客厅有碎玻璃还有个啤酒瓶,在右边的房死者卧室门口,门口旁有一个煤气瓶,后面的窗户下面看到几串钥匙散在地下。另外还有公章,私章(几枚记不清)。在窗下靠左一点,有一把螺丝刀是梅花头的,把已经烧焦,大约30公分左右,还有两把小刀(已提取)。在伙房的灶台下边,也有两把菜刀(已提取),其他就没有什么了。

问:8号那天清理情况如何?

答:8号那天上午8点左右我和王勇,和另外三个民工(不是7号那三个民工)彻底清理和打扫109号房,准备刷墙和装修,在死者房里清扫的垃圾堆里有一把铁锤和一串钥匙,一枚公章,几张相片等物。在洗澡房的地下,有一条骑自行车用的雨衣,是兰色塑料的,在洗澡房和楼梯口房间的地下,还有一条米黄色的塑料雨衣,我站在客厅的门口时,有一个民工在清理楼梯的下面空挡处,并从那里扔出一卷卫生纸,在客厅,我当时捡起来看了一下,就扔到屋外去了。

问:你把卫生纸的具体情况讲一下?

答:那卷卫生纸是白色的,没有用过多少,我捡起来扯开一点看了一下,发现上面有血迹,另外在边上(有一边)也沾有血迹。我就把纸扔在房外了。

问:你们清出的垃圾怎么处理的?那卷卫生纸呢?

答:我叫那几个民工拿一张布红色把所有的垃圾分几次倒到外面的垃圾堆了,那卷卫生纸是先倒进垃圾堆里的,后来有一个专门负责收垃圾的老头把所有的垃圾都拉出去倒了,倒在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5、海口市公安局“补充说明”:

(1)、1993年9月6日:1992年12月25日发生在海口市上坡下村109号凶杀案,其现场卫生间门上提取的血指印因灭火过程中被冲洗破坏,无鉴定价值。特此证明。

(2)、1993年11月22日:你院1993年11月6日退回的陈满杀人一案,已经补充侦查完毕。结果如下:

关于现场物证问题:因我局各单位的协调问题,现场勘查时提取到的陈满放入钟作宽裤袋里的工作证遗失,无法附卷;该陈行凶时所着衣服也无法随案移送。

6、海口市人民检察院(1993)第36号起诉书(节录):

1993年11月29日:十二月二十五日晚十九时二十分许,陈满来到上坡下村109号,见钟作宽正在客厅喝酒,便假意与钟闲聊,然后走进卧室换上事先放在那里的衬衣、裤子和拖鞋,走到厨房拿了一把木柄菜刀回到客厅,趁钟作宽不备用左手从其背后抱住钟的头部,右手持刀向钟的颈部猛割二刀,钟呼叫、挣扎,陈满又对其颈部、面部、双手连砍几刀,将钟砍倒在地,陈恐其不死又用菜刀向钟头部、躯干连砍数刀,见钟不再动弹,便将尸体拖入钟卧室的床边,把自己的工作证放进钟尸体的裤子口袋里,接着用毛巾被、棉被和卫生纸擦拭地板上、样品柜上的血迹,用报纸擦菜刀上的血迹,然后从厨房搬来一罐煤气放在房门口处,又回到洗手间洗净手、脚上的血迹,到钟的卧室翻找财物,用螺丝刀撬开办公桌的抽屉取走500元现金,并企图打开床头柜,但未成功。尔后,陈脱掉行凶时穿的衣裤、拖鞋,换上来时穿的衣裤、皮鞋,走到门口拧开煤气罐气阀点燃煤气焚尸灭迹,后仓皇逃离现场。经海口市公安局法医鉴定被害人钟作宽身上有多处锐器伤,颈动脉被割断造成失血性休克死亡。

附注事项:被告人陈满现押在海口市看守所。案卷叁册及作案凶器等物证随案移送。 

7、尸体检验、现场勘查照片:

死者下身衣物除左侧裤管尚见成形外,其他部分(包括双臀部、裤口袋)已基本碳化;除“法医检验报告”描述的颈前部主要损伤外,右眼眶外上方切开后可见约2×1.2cm皮下瘀血斑;颈前部主要损伤左下方可见不规则“+”形创口,边缘整齐,创角锐利;左耳后下方有浅表划伤痕约1.8cm;左眉外上方有约2cm刺切伤,边缘整齐,创角锐利;左顶部散在不规则皮肤挫伤,切开后见相应头皮下出血;顶枕部3处创口切开后见相应头皮下出血;双手部有抵抗损伤;左大腿背面不规则裂创,生活反应不明显。

四、分析论证:

1、关于损伤的形成机制:

被审查人钟作宽的主要损伤系颈前部深达颈椎前缘、切断颈部气管、大血管的锐器创,此为绝对致命伤,因大出血死亡,该损伤符合他人持刃面较宽的锐器(如菜刀类)多次砍切形成;根据现场情况,被审查人钟作宽死亡后被放火焚尸均无异议。需要分析的是,除颈前部的致命性损伤外,钟作宽存在明显的双手抵抗伤;头面部存在钝性物体打击伤,颈部不规则“+”形创口先于颈部的大创口,此损伤与头、面部的刺划伤均符合刃面较窄的锐器(如尖刀、水果刀等)形成,说明现场有过明显搏斗,不符合熟人突袭作案,不排除2人以上作案,不排除凶手也有损伤。根据伤痕的生活反应情况分析,钝物打击头面部在先,刃面较窄的锐器刺划头面部、颈部在后,最后被菜刀类凶器多次砍切颈部致当即死亡;左大腿背面的裂创应为死后烧灼形成。

2、关于现场勘查和物证处理

首次现场勘查时,法医和现场勘查技术人员分别报告了“在其右裤口袋内搜出“陈满”工作证一份及若干名片”,“裤中搜出绵竹工商局陈满的工作证及其他物品”,此重要情况应当进行照相固定并提取备查。法医报告记载:“死者衣裤大部烧毁”,从尸检照片看,下身衣物除左侧裤管尚见成形外,其他部分(包括双臀部、裤口袋)已基本碳化,在燃烧的情况下,纸质的工作证和名片如何能存在?对此,如果没有客观的证据显示,则不能证明工作证和名片真实地存在。

首次现场勘查后,还“于此后进行了四次复勘”,该四次复勘是何时何人进行了何工作,应当有分别的勘查记录。勘查记录是1993年1月1日完成的,而根据舒安弟等人的证言,直到1月7、8日,相关物证还在现场没有提取。如果舒安弟等人的证言是属实的,则现场勘查的记载是不真实的。重大杀人案件,所有现场物证均未送检,甚至丢失是不符合侦查工作规范的。

五、审查意见:

被审查人钟作宽除颈前部致命性损伤外,存在明显的双手抵抗伤;头面部存在钝性物体打击伤,颈部不规则“+”形创口、头、面部的刺划伤均符合刃面较窄的锐器(如尖刀、水果刀等)形成;本案现场有过明显搏斗,不符合熟人突袭作案,不排除2人以上作案,不排除凶手也有损伤。根据目前证据,不能证明工作证和名片在现场真实地存在,现场勘查和物证处理不符合侦查工作规范。

  

 

 

 

 

                    审查论证人: 胡志强

                               

                          庄洪胜

   

                                 二〇一五年二月二十八日

 

论证专家简介:

 

胡志强   男,副主任法医师。从事法医鉴定工作30余年。曾在公安系统和检察系统工作多年,在“湖南黄静死亡案”、“黑龙江代义死亡案”、“福建念斌投毒案”、“北京常林锋涉嫌杀妻焚尸案”、“上海林森浩投毒杀人案”等重大案件中担任鉴定或论证专家。目前被聘请为我中心法医学专家。

 

庄洪胜  男,主任法医师。从事法医鉴定工作40余年。曾任最高人民检察院科学技术研究所主任法医师,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鉴定人专家库主任法医师。出版《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理解与适用》、《保险欺诈骗赔特征与鉴定》、《交通事故伤残鉴定与赔偿》、《医疗事故伤残鉴定与赔偿》等司法鉴定实务类著作80余部。目前被聘请为我中心法医学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