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讼专门知识网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欢迎来到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
 新闻类型

公司名称: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

公司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羊坊店路光耀东方广场N座9层929

全国统一热线:4000251505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公告 » 斯伟江:希望林森浩得到合格的辩护

斯伟江:希望林森浩得到合格的辩护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10日  点击量:841次

斯伟江:希望林森浩得到合格的辩护

 

本报记者 刘星文并摄 《 中国青年报 》( 2015年01月09日   02 版)

    林森浩声明文图

    庭审结束后,斯伟江在法院楼梯口接受记者采访。

    1月8日上午10点40分左右,林森浩的辩护律师斯伟江走出法庭,旋即被一群记者围住。

    林森浩投毒案是斯伟江去年下半年花了最多心思的一个死刑案。他认为,即使构成故意杀人,死缓也应该差不多了,“死刑跟不死刑还是有很大差别的”。但法院最终驳回其全部诉求。

    针对林森浩案,斯伟江接受了中国青年报记者的专访。

    记者:你是怎么介入这个案子的?

    斯伟江:一审时家属就来找我,当时没有太关注,因为也没爆出来事实有问题。二审的时候,唐律师带着案卷来找我。看了卷,当时觉得不应该定故意杀人。原来公安定的就是故意伤害,批捕的时候改成故意杀人。林森浩的主观故意上,肯定没有说我希望你黄洋死,或者我放任你黄洋死。故意伤害就是十到十五年,所以我觉得是可以做的。其实林森浩就是想开个玩笑,但是恰恰“开玩笑”这个说法黄洋家接受不了,这可以理解。

    后来拿到案卷里面的病历,找了七八个机构去看,有两家看出来有问题,一家就是胡志强法医他们,还有一家不肯出报告。

    记者:怎么发现你们认为的“疑点”的?

    斯伟江:从案卷来看,比较大的问题是饮水机的水量是多少,还有二甲基亚硝胺的剂量也确定不了。所以二审的时候,我们就按照自己的思路去找证据。

    我们是按照警方侦查试验的饮水机的水量来算的,算出来不到二甲基亚硝胺的致死量,远不到致死量。

    然后又去看这个药品,发现是天津一家化学试剂所自己非法制造的,没有进行过外部验证。我们找了司鉴所做对比样品的日本公司,还有一家美国公司,对方说涉及商业机密不能说怎么制造,但肯定不是这么简单。

    还有一个就是质谱图。毒物测试,没质谱图不可能出报告。我们最初找到司鉴所他们愿意给,但后来检察院要过去,我们就没能拿到。所以这个毒到底是什么,如果是二甲基亚硝胺,为什么不拿出来质谱图? 

    记者:是这些“疑点”让你接下二审?

    斯伟江:我觉得不该杀,死刑跟不死刑还是有很大差别的。不管从量刑还是定性都不该杀,何况现在还有这些疑点。如果不是二甲基亚硝胺,或者不纯,或者变质了,那就不到致死量,那就有其他因素。所以,我们的辩护观点很清楚,要求重新做鉴定。

    记者:二审庭审上胡志强法医的“死于爆发性乙肝”的说法很有颠覆性。

    斯伟江:胡法医是通过看病历和两个检验报告做的判断,里面主要涉及黄洋的乙肝抗体在4月3日之后,由阴转阳,认为是爆发性乙肝。当时黄洋的病历里有人写过,不排除有爆发性乙型肝炎的可能性,胡法医说,你看,跟我的判断是吻合的。

    如果这个观点成立,那就是无罪了。因为我问过是不是喝了以后诱发、引发黄洋死亡,但胡法医认为就是巧合,没有关联。

    记者:为什么一定要求重新鉴定?

    斯伟江:除去上面的疑点,还有个核心问题,上海市公安局和司法鉴定中心的尸体解剖和报告,均未对黄洋的血液、尿液、肝等做毒物化验。检方的鉴定人说,他做检验的时候,已经过去几个月了。但第一次公安为什么没有检测?鉴定人在庭上说我不评价别人的工作。另外,鉴定程序也不合规定。所以要重新鉴定,不重新鉴定不能解决问题。

    记者:你怎么评价刑辩律师的工作?

    斯伟江:没有成就感,因为你就是不停地失败。上海有句话,螺蛳壳里做道场,我们就是在很小的空间挪腾。

    刑辩很有价值,但是对律师伤害太大,会有心理阴影。

    记者:但是林森浩投毒案二审中的“反转质疑”影响很大,你曾经为之辩护的念斌就无罪了。

    斯伟江:影响很大不代表成功。念斌的案子能成功,实际上也是取决于最高法想翻案,否则只要警察不出庭,专家不出庭,质谱图不拿出来,你律师怎么翻?

    记者:最近,平反了一些冤案,你怎么看?

    斯伟江:总体来说,这一波平反还是个案意义。其中可能比较有影响的,是呼案进行了追责。

    记者:程序正义的观念普及以后,现在出现一种舆论,比如念斌案,会认为没有判刑并非因为念斌不是凶手,而是公安机关工作做得不扎实,有些程序问题。你怎么看?

    斯伟江:念斌案不是程序问题,念斌案否定的是实体,毒有没有?要是程序问题,念斌案就很简单了,提取的勘验笔录就不合格,就应该排除。

    舆论认为别人有罪,可你凭什么来认定?为什么要制定刑事的程序?就是因为怕认定出问题。现在的问题就是口供中心主义,跟我们刑诉法重证据、轻口供的理念是相反的。现在办案水平和办案思路都是很老式的,也没有追究责任的。

    记者:你觉得要改变现状,最关键的点在哪里?

    斯伟江:一个是要改变口供中心主义,第二个就是要排除刑讯逼供。最核心的东西,进去就要全程录音录像,并且律师可以调取,这样没人敢刑讯逼供,更核心的是,检察院要独立,公安办案要有制约,然后法院要独立。我们现在是都不独立。

    记者:这次二审法院没有支持你们的要求,维持原判。你怎么看这个判决结果?

    斯伟江:我们已经努力了,很抱歉,结局不满意,我们在最高法院的死刑复核阶段再努力一下。无论如何,任何司法公正实现的核心,是在司法机关,我们律师只是一个辅助因素。